Swer

1000X——1000个世界,1000种可能。
感谢太太让我与这么温柔的文字相遇。

《柱间的花》
世人对忍者之神的赞扬面面具有,人们称颂他的力量、他的气度、他所拥有的一切。宇智波斑听过许多,但记忆里却没有谁赞美过这个男人的声音。低低的,沙沙的,像南贺川河底随波相撞的溪石。

“你的声音很好听。”

“嗯?”
========================
文字的力量究竟能有多大?它让我看到了南贺川对面相立的男孩们,相向掷出手里的石子,石子在水面上跳跃,向着河岸对面飞去。水波吞下活跃的石子,让我听见了它们撞在河床上叮当的声响;它让我看见砂纸磨过木质,让我听见男人沉稳喑哑的声响。
忍者之神的温柔为世人赞颂,但忍者修罗的所有温柔独留一人。

《柱间的花》
宇智波斑看着他,看着这个男人,他嗅到了草木的香,并非在鼻尖,而是萦绕在心头。只要这个男人在,这股带着潮气与生机的草木香总会将他包围。

它不是什么好东西,它会浇熄他心中的烈焰,让他停驻在这棵大树旁生根发芽,或许在下个春日他还会开出一朵花。但宇智波斑不想这样,他不想成为一朵花,他讨厌花。
=========================
柱斑大概是比《罗密欧与朱丽叶》更凄美的悲剧,他们携手写下的故事里藏着家国仇恨,性情迥然,道路对立等诸多让他们成为敌人的因素,但那天赐的引力却让他们深爱彼此入骨。
柱间会说,斑是我的天启。
爱与依偎永远不可能出现在他们身上,他们彼此为王,站在家族的顶点,从不言爱,没有依赖。但是眷恋会埋在心底,可能一滴酒液就会让它蔓延。当克制和理智残存,在一切决裂发生之前,让爱成为主角。

《春日迟》
为什么不去见他?

尾音吹散在风里。不仅被问者愣住了,连提问者也安静了一秒——千手扉间皱起眉头,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多嘴,又在下一秒到来时,决定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他抬眼看向长桌后的男人,那是引燃和平火炬的第一人,世上第一位影,木叶的初代目,他最敬仰的兄长。

墨汁从毫间坠落,触及纸面的瞬间渲染成一朵张牙舞爪的花。千手柱间敛眉不语,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扉间口中的那人是谁,他心知肚明。

悬空的手动了起来,以那朵花为起点,流水的行文一气呵成,字体规矩端正,然而收尾时遒劲凌厉的最后一笔却显露了锋芒。

他放下笔,指着面前堆积如山的拜帖与批文,说,你看,我太忙了。
============================
他是王。

这大概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篇了。两个人有隔阂、有不可言、有伤痛。结没有解开,话说不出口。再多的牵挂都埋在心底,只得化作含着苦笑的话:我太忙了。

这简单的一句话,以及那滴坠落的墨汁,都完美的描述出了柱间的性格形象,感觉像是吟哦的诗歌,让所读者心灵颤动。

《春日迟》
瑟瑟风响,湍湍水流,深夜的世界变得懒倦静谧。漩涡鸣人熟睡后,宇智波斑往篝火堆里加了足够的柴枝,起身跃过河面,走进被野火烧尽的森林。

他在最高处止步,萤火虫在他周围飘行。
 
良久。

“不隐藏也不露面,你想做什么?”
 
男人从隐处走出,月光透过树隙,落到他肩上的长发。那张面容被清冷的光拥住,宇智波斑想,传说中的神祗大抵也就是这副模样了。 


“原本,我是想等你回来的。” 

安静了一会儿,千手柱间开口。 

他望着宇智波斑,嗓音一如既往,只是脸上浮起了一丝无奈的笑,“只是我没想到鸣人的报告会那么的——” 

简单潦草,三言两语就概括了一个星期。
 
他远在木叶,拿着轻飘飘的一纸报告,从晨曦看到月落,任凭怎么想象,都无法从字里行间搜寻出更多的信息。 

你到了哪儿、见到了什么、又遇到了什么人、三餐饮食规律吗、有好好照顾自己吗、深夜能够入眠吗……心结打开了吗?
 
千般思绪涌上心头,开口时,他只轻言了一句。 

“一起走走吧。”

“这几天村里特别热闹。伊圆节,斑还记得吗?” 

枯枝败叶在脚步起落间发出嘎吱声响。宇智波斑微微转动眼瞳,瞥向身侧男人,复又看向前方,没有说话。 

“我出发时大家都已经支好了摊位,整整四条街都是,听说还有烟火祭。”千手柱间回忆过往,眉目浅浅地弯了起来,“现在想想,我们那时弄的还真是寒酸呀。” 

没有张灯结彩,没有巡行表演,也没有庙会,更没有庆典,大家就是聚在一起吃顿饭,喝点小酒。之后他为了活跃气氛提出玩长牌,还因为各族的玩法不同,差点弄得大家在桌上打起来。 

宇智波斑想起那时匆匆忙忙挡在矛盾双方中间的千手柱间,一边劝架一边又挂心想回到自己的牌桌,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就像个傻子。 

他不自觉地露出了一点笑意,“还很蠢。” 

但就是这么一个又傻又蠢的呆子成为了照亮世界的第一束光。 

“柱间。”他定定地说,“你可以过得很好。” 

“是我们要一起过得很好。”

千手柱间站住脚,几点萤光伴他左右,其中两只还落在他的一缕发尾上歇息。他看着宇智波斑,“我知道你还能继续往前走,但我却想犯懒了——说起来我也是个糟老头了。”

依然年轻正茂的忍者之神敛眉轻笑起来,“老了就想任性一点,在天赐的时间里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这点愿望,不过分吧。” 
=========================
可能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拒绝:忍者之神敛眉轻笑着对他说,在天赐的时间里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太过分了。你们俩为什么这么好啊啊啊啊(捂脸.jpg)

《city of star》
刚停好车,千手柱间就看见店员拎着黑板走了出来。他笑着上前打了个招呼,对方很意外地看着他,说第一次见他来的这么早。他扬了扬嘴角,并没有多作解释,只是报了一长串名字,请对方将这些面包打包装好,他全买了。
结账时,门被拉响,一道熟悉身影进入视线。千手柱间接过找零,道了声谢,抱起满满的两大纸袋,与那人擦肩而过,走出了店外。
深冬的夜总是来的特别早,千手柱间站在门外,看着来往的人流,鼻息间呵出的白蒙雾气立马消散在风里。他并没有等待多久,男人就空手走了出来。
门口的天堂鸟,花已经谢了,绿叶倒依旧油亮昂然,偶尔几束车灯打过来,像宝石一样闪着光。千手柱间叫住他,举了举怀里鼓鼓的纸袋,说,“我买多了,要一起吃吗?”
街边的路灯一盏盏亮了起来,他看见对面人的眼里也跟着亮起一簇光,像夜空里升起的太阳。然后,他听见——
“这个搭讪真是太土了。”

他的生活,就从这里开始改变吧。
===============================
就。很甜
太甜了😂😂😂

宇智波斑是千手柱间的天启。这句话就算在一万个世界也都一样会成为现实。
这是他们两人间天赐的羁绊,是最美的红线,不论到哪,他们终会因为彼此而走在一起。

《Bunny Boy》
宇智波斑想,他大概是恋爱了。不然怎么觉得这个跟大型犬一样凑到他面前的傻男人性感得无可救药。
“你没有女朋友吧。”
“男朋友也没有。”
他点点头,很好。
“那你现在就是我的了。”
============================
带着句号的疑问句,确信的心情无可置疑。
根本不需要额外的语言确定,一个眼神就足够。
至于这几句话出现的原因,大概是对彼此的占有欲在作祟吧hhhh

《宇智波牌许愿机》
千手柱间说完后,卧室内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彼此的呼吸扑在脸上,湿漉漉地带着些许温热。
宇智波斑伸手将五指顺入对方的长发,借着月色,他望着眼前的人。
“这是你的生日愿望?”
千手柱间略微撑起身子盯着他,眼神很认真,“如果是,你就答应我?”
宇智波斑笑了,他拉下男人的脑袋,亲吻他的脸颊,他的鼻子,他的嘴唇,最后凑到他耳边低声承诺——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你的愿望我都答应你。”
这才是我帮你实现的真正愿望。
===========================
你们两个都性感的要命啊啊啊啊啊(捂脸)
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描写都非常戳人,虽然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但他们俩真的是天赐的情侣啊啊啊啊😂
只要是你的愿望我都答应你。
暴击!要命!满脑子都是斑爷微微笑着对柱间这样说,嗓音沙哑极富有磁性。真是太性感了啊啊啊!

《恶龙宝藏》
“你找龙做什么?”
刚想询问男人为何出现在此,对方就先开了口,千手柱间愣了一下,坦诚道,“我想跟它谈谈。”
“噢?谈什么?”
男人的声线轻轻上扬。刚刚隐秘在眼睑之下的瞳仁展露出来,浓重,明亮,像黑夜,又像繁星。那里面有微光流转,是大型食肉动物见到食草动物才会有的眼神,漫不经心又锋芒毕露。他抬起下巴,这个有些傲慢的动作让千手柱间有些微妙的眼熟。
“是谈让它献出这里的宝藏,还是谈让它割下自己的头颅——”
男人踩在脚下的影子徒然伸长,一抹巨大阴影爬上石壁。
“说吧,人类。你是想要名誉还是财宝,还是说……你贪婪的两者都要。”
一道闪电突然在石洞里炸响,巨大气流卷起无数金币与王冠。千手柱间眯起眼睛,他将双臂挡在身前,透过细窄的的视野向风暴中心看去,仅一眼,胸口里鼓噪的心跳就立马更替成了另一种节奏。
他看见了一头龙,一头黑色的龙。
========================
合志里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篇,非常喜欢!!!
漫不经心又锋芒毕露,完美的形容,将斑爷傲慢恣意的神态描绘在眼前!
大概是柱斑再遇的一刻,心脏鼓胀到让喜悦填满,不论之后是风是雨是血,这一刻的喜悦都无法被冲淡。
很美满的一篇,人类的问题也解决了,柱斑也在一起了,读完心里会有一种很甜很满足的感觉~

其实repo清明节前就写好了,但因为配图的手帐没做完就一直没发上来(捂脸.jpg)
这篇可能真的是最晚的一篇repo了,太太不要打我😂😂😂
再次感谢太太,最近本来一直文荒,终于拿到了太太的本子之后感觉得到了极大满足,真的写的太好了,读完内心触动特别大www~
本来想能把手帐做的很漂亮配得上太太的文字,结果发现太高估自己了,做的感觉还是很丑,希望太太不要嫌弃😂😂😂
ps:摘了一些片段好像太太没有公开过的?好像有点擅自发出来了,有问题的话麻烦叫我赶紧删掉!

@W

评论(2)

热度(10)